Opinion

【王啟儒專欄】不只腦霧 COVID-19可能又多了一可怕後遺症:臉盲症

Vendor Icon

CNEWS匯流新聞網

3月. 16, 2023

王啟儒/健康管理師、資深醫藥公關

目前全球尚有數以百萬計Covid-19感染者有持續症狀,除呼吸道、嗅味覺、神經系統受影響外,胸悶、疲倦、記憶力、注意力、睡眠和心理與精神等方面的Long-Covid症狀也相繼出現。然而,令人擔憂的是,一項最新的研究顯示,Covid-19病毒可能會對感染者的大腦神經系統產生更深遠影響,改變其對人事物的認知,甚至認不出自己的親友。

由美國新罕布什爾州漢諾威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心理及腦神經學科研究員Marie-Luise Kieseler發表了全球首例「面孔失認症」也稱為「臉盲症」(Prosopagnosia)的案例,作為感染Covid-19後的症狀,發表於最新一期的《Cortex》期刊上。

此案例報告說明,28歲的案主安妮於2020年3月感染Covid-19之前,其面部識別能力正常,但過2個月後症狀復發,安妮當時與家人約在餐廳見面,但直接走過忽視了坐在位子上的父親,而當安妮再次走過時,她的父親大聲叫住了她。此個案說明,安妮的人臉辨識與方向導航方面出現了困難,甚至無法認出自己家人的臉孔,目前僅能靠聲音作為識別的手段;同時,安妮也在常去的雜貨店失去方向、忘記找到自己要去的地方、忘記過去經常去的地方或將車停放在哪裡,現在只能靠谷哥地圖的釘選功能來辨別方向。

Kieseler研究員表示,安妮因感染Covid-19後出現感染後急性後遺症(PASC)產了嚴重的選擇性神經心理障礙,症狀包括疲勞、注意力不集中、腦霧,且出現平衡問題和頻繁的偏頭痛等問題。

對此,研究團隊對安妮進行了一系列測試,分別包括人臉識別、人臉、汽車、場景與語音檢測。檢測結果均不佳,安妮無法識別出名人、身分信息和面孔檢測;但對於物體、聲音的辨識和記憶並未出現異常,僅限於視覺領域,因此認定安妮罹患了臉盲症。

Kieseler分析其原因可能在於大腦處理面部記憶區域受到了Covid-19引發的PACS影響,而此區域也靠近處理,原因在於安妮症狀發作的時間與感染Covid-19存在密切的時間關聯性。

而該研究資深作者Brad Duchaine也表示,安妮同時患上臉盲症和導航障礙,可能是因為處理此兩種功能的顳葉中的大腦相鄰區域出現了損傷。臨床上,同時會出現此二種缺陷,往往出現在腦損傷或腦部發育缺陷的患者。

此外,研究團隊還收集了2組為期84天共計86名Long-Covid患者及已康復的參與者的監測數據,以確定其他人在受感染後是否也出現了臉盲和迷航的問題。數據表示,PASC組的臉孔、物體、語音、記憶和閱讀理解能力都有所下降,而康復組則表示感染前後並未有明顯差異。

先前醫界對於Covid-19的長期影響進行研究,已包含了注意力、記憶力等問題,但僅顯於一小部分。可悲的是,Covid-19 /PASC可能還有許多未知的後遺症等著被發現,人類也將繼續面臨挑戰。

照片來源:Unsplash示意圖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王啟儒專欄】尿液基因檢測 可提早12年預測膀胱癌

【王啟儒專欄】科學突破!男男可以生娃了 兩隻雄性鼠透過基因編輯技術 繁衍出後代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author avatar
CNEWS匯流新聞網
台灣內容型網路新媒體,2016年成立,由資深記者、媒體人及影像工作者組成,內容包括數位匯流、醫藥生活、網路科技、政治民調、新能源、金融財經及企業公益領域。
donate plan

充電計畫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幫作者充電,好內容值得更多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