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什麼,劈腿居然有科學根據?

Vendor Icon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5月. 05, 2023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黎松子

什麼,劈腿居然有科學根據?那人類這種生物註定就是會劈腿的嗎?

一項關於自然界愛情秘密武器的研究顯示,我們在基因上註定要立刻回應一段淫蕩性冒險的可能性,大腦會分泌大量的荷爾蒙,讓我們立即引發熱戀的狂喜,一旦我們選擇了一個伴侶,陷入熱戀,激情退卻後,我們會持續在一起嗎?

(1)大數據下,一夫一妻制在自然界是個稀罕物

97%的哺乳動物,都不是一夫一妻制,包含我們人類。

靈長類動物學家弗蘭哈姆(R.W.Wrangham)在1993年的一項研究中,專門總結了許多雌性靈長類動物一生中平均性伴侶的數量根據他的統計結果,最為“忠貞”的是雌金剛猩猩,一生中平均只有一個性伴侶(族群中雄性首領)。人類女性一生中一般擁有1.1個性伴侶,比金剛猩猩多出近10%。相比之下,雌狒狒一生平均有8個性伴侶,雌倭黑猩猩(bonobo)一生平均有9個,而一種叫Pan troglodytes的雌黑猩猩,一般竟然有13個性伴侶。

我們通常認為的一夫一妻制動物中,很多也不是忠誠的。

只羨鴛鴦不羨仙的鴛鴦,每年五月份,完成繁殖行為後,雄性就拍屁股走人了,築巢、孵卵、養育子女等等,都是雌鴛鴦的任務,下一個交配期,雄鴛鴦也不會選擇頭年的雌鴛鴦。

天鵝,每六隻小天鵝裡面,就有一隻私生子。其中百分之20的黑天鵝夫妻是同性戀。

相對能做到一夫一妻制的動物有企鵝,海狸,長臂猿,狼,松果蜥蜴、田鼠、黑禿鷲、白頭海雕,大雁、而它們之所以保持一夫一妻制,因為它們要共同撫育後代,比如企鵝,雄性企鵝和雌性企鵝共同完成一個撫育週期,雄性企鵝唯一能做的,就是偷偷蛋。黑禿鷲,還有群體壓力,如果雄性劈腿,老婆會跑了,族群裡的其他黑禿鷲都會嫌棄它,劈腿的結果是身敗名裂。

我們甚至能從雄性和雌性的體型來判斷該動物是不是一夫一妻制,如果雄性體型比雌性大很多,雄性毛髮、顏色都比雌性絢麗濃密得多,那多半就是一夫多妻制,因為存在雌性選擇,雌性可以選擇繁殖後代的物件,所以,雄性不是pk雌性,雄性是PK整個族群裡的雄性,這導致了進化的方向。

生活方式 技術 女人 電話 女 高加索 在線 瀏覽 情人 男人 保持 臥室 衝突 智能手機 女孩 一起 人 年輕 事 二 床 女朋友 男朋友 秘密 妻子 一對 移動 因特網 手機 愛 家 約會 問題 關係 丈夫 人 男性

圖片取自:(示意圖123rf)

 

 

 

 

(2)理論基礎  柯立芝效應

人類本質上是一種動物,每個人都想向天再借五百年,但做不到啊,那就只有繁殖了,把自己的基因繁殖下去,所以,人類性行為的動機,在基因層面,就是盡可能的把自己的基因傳遞下去,這裡給大家講一個科學名詞。

柯立芝效應(Coolidge effect)一譯"庫利奇效應"。指雄性動物交媾之後又立即與新配偶交媾的現象。

大多數哺乳動物在交媾之後的一段時間內,即使原有的配偶就在身邊,也不再有性行為。這個階段稱為性不應期。其長短,因動物的種類和周圍環境而異,有的幾分鐘,有的幾小時或幾天。但是,如果在雄性動物交媾之後,重新給它一個新的雌的發情物件,它的不應期會大大縮短,甚至立即又出現交媾行為。動物對新配偶所顯示的這種效應,造成單一的雄性動物可使不同的配偶受孕。其生物學意義在於有助於物種的延續。

最初用大白鼠進行的實驗程式如下 :把一隻公鼠和4、5只處在發情期的母鼠一起放到一個封閉的盒子裡。公鼠馬上會和所有的母鼠開始交配直至最終精疲力竭。雖然母鼠會繼續觸碰和舌舔向公鼠求歡,但公鼠不會有回應。然而,如果新的母鼠放入了盒中,公鼠又會變得警醒,再次煥發能力與新的母鼠交配。這一現象並不局限於溝鼠(rattus norvegicus) 。

人類男性在性交後會經歷射精後的不應期(refractory period)。在射精後他們不能和同一個女性馬上再次發生性行為,而需要時間來恢復全部的性功能。從普通的文獻記載來看,有充分證據支持柯立芝效應,即如果能獲得不同的女性,則射精後的不應期時間會縮短或者徹底消失 。演化生物學家認為柯立芝效應可以解釋為什麼男性比女性更可能渴望和許多不同的女性發生性關係 。

雌性動物同樣有柯立芝效應。

人類大腦的邊緣系統是情感、內驅力、衝動和下意識決策的中樞。在邊緣系統內部存在著獎賞回路,多巴胺能啟動此一回路從而驅使我們採取行動,比如進食、交配、與後代親近和冒險等等,幫助我們生存或傳遞基因。所有令人成癮的物質和活動都能增加多巴胺。這就是它們讓人沉溺的原因。性高潮能讓人上癮嗎?是的,在大腦掃描時發現性高潮和海洛因的成像類似 。但是成癮的物質和活動並不能帶來持久的歡愉。一旦多巴胺成功地啟動了行為,它就會下降,等待下一次機會來左右你的行為。

在性高潮之後多巴胺的含量會自然地下降,這就是這一現象的直接原因。公雞如此,男人也是如此。假如有100個女人,讓一個男人做如下選擇: 1)和 100個女人各睡一次; 2)和最漂亮的女人睡一百次。 毋庸諱言,絕大部分男人都會選1。個中原因,還是從柯立芝的雞說起吧。我們知道,生物體生命的終極目的,就是要完成基因傳遞。從根本意義上說,後代最多的生物個體,就是最成功的個體。

一隻母雞一天只能生一隻蛋,而一隻公雞一天卻能交配幾十次。如果讓這只公雞幾十次都與同一只母雞交配,那對這只公雞的遺傳利益來說,無疑是極大的損失。同時,交配一次公雞付出極小。如果一隻公雞射一次精,消耗的蛋白質也像一隻雞蛋的蛋白那麼多,那這只公雞早就精盡雞亡了,每天都交配好幾十次的這種"淫糜"生活,恐怕連念頭都不會有。一隻雞蛋的大小,是一個雞精子大小的幾十萬倍。雌雄兩性性細胞大小差異的極端,見於鷸鴕–它的卵子是雄性精子的一千萬億倍!

因此,在一隻公雞能夠確保一次性交就會讓母雞受孕的情況下,為了最符合它的遺傳利益,它一天之內能交配多少次,它就可與多少只母雞交配。

那麼,男人的情況是如何呢?

一個男人一次射精的精子數,達數億甚至十幾億。而一個女人,假如13歲初潮、45歲絕經,那她一輩子的排卵數為384個。如果期間懷孕或哺乳,這個數字還將下調。當然,這種演算法一定會遭到所有人的反對:男人如果一次只射出一個精子,會導致其配偶懷孕嗎?

不能!那麼我們就換個角度,從時間出發來算算這筆賬。

一個男人兩次射精之間的間隔,一般為15-30分鐘。這當然是極端的情況。沒有哪個男人能長時間保持這樣的"高效率"。那麼,一天一次怎麼樣?這對男人的身體不會有任何損害。

來看看女人的情況:懷孕及分娩需270天,之後的哺乳期內也很難再懷孕。雖然古代女子的哺乳期都很長,5-7年的時間都很常見,但我們仍按現代的1年時間來計算。這樣,一個女人兩次懷孕的間隔(按正常情況下母親親自授乳1年計)就是640天左右。

看來理想狀態下,要想把一個身體健康的男人最大的生殖潛能表現出來,應該與640個女人交配!

但是,這個數字必須被修正一下:沒有哪個男人能夠"彈無虛發",與一個女人交配一次就會讓她懷孕。平均需要多少次很難估算,我們放寬到20次,應該足夠了–假定這20次全都發生在女人的"受孕期"。

那麼模型如下:

  1. 這個男人一天只行一次房;
  2. 他只和"受孕期"的女人性交;
  3. 如果輪到哪個女人她卻正好處於例假期或安全期,則在佇列中向後順延一位元,直至她進入"危險期";
  4. 滿20次的女人就懷孕,然後離開此模型,640天之後再重新參加;
  5. 模型中女性人數不得少於16人(假定每個女人的經期都相差一天,以保證總是至少有一位女性處於受孕期)。

這樣算下來,這個男人共需要48個女人(640÷20+16),即可發揮其最大的生殖能。

有眾多妻子的摩洛哥國王,得到他本人承認的子女就有1413個。而女子中,生育紀錄的保持者是一位莫斯科婦女,只有69人–之所以能達到這個數字,還是因為其中有很多的三胞胎。通常一個女人一胎只生一個孩子,她的最大生育數是25個左右。與摩洛哥國王的子女數來加以比較,比例是1:56。由此看來,我們上面的那個估算,還不至於太離譜。

結論:理想狀態下,如果要最大限度地發揮出生殖潛能,每個健康的男人應該擁有50名左右的配偶。

(3)別為劈腿找藉口,從一而終也是可能的

所以我們面對這麼多選擇,欲望這麼強烈。怎麼還能長相廝守?

當然,別為自己的劈腿行為找藉口,我們人類是可以同時做到專情和濫情的生物,因為我們會根據環境隨時調整。我們是社會動物,還有社會責任和擔當,劈腿的風險和成本,但除了這一part的約束,我們還有愛,還有自由意志(free will),足夠的愛可以讓我們抵抗欲望的引誘。

欲望這個東西很神奇,即使我們對現有伴侶還保有欲望,欲望也能讓你對對方不那麼專情,欲望的一部分功能就是在周圍尋找最有魅力的其他人,如果附近真的出現更有魅力的人,那你的現有伴侶關係就危險了。

如果關係是建立在愛情上,我們比較可能繼續在一起,如果是建立在欲望上,我們就比較可能想要與其他有魅力的人發生關係。愛情讓我們繼續在一起,欲望則是為了讓我們選擇最合適的基因,是愛情而不是欲望讓你毫不猶豫許下承諾,愛情幫助你鞏固你和伴侶之間的關係。

科學家們做了一系列實驗,驗證欲望和愛情的Battle究竟誰更勝一籌,科學家們直接測試了愛情。

實驗物件是一些有固定伴侶的大學生,或者宣稱自己正在熱戀的大學生。

然後要求實驗物件給自己伴侶寫一段話,要求他們同時在心中用很淫蕩的方式想著他們自己的伴侶,在寫作過程中,如果每次想到照片中的人,就要在邊緣做記號,

之後,科學家又要求實驗物件寫下另一段話,這次心中要以充滿愛的方式,想著他們自己的伴侶,同樣地,寫作過程中,每次想到照片中的人,就要在邊緣做標記。

實驗表明,第二次測驗中,出現的記號少多了,實驗物件對照片中的人沒有任何持續的留戀,很快就將他們忘記了,這顯示當我們以愛的方式想著我們的伴侶的時候,另外那些對我們有性吸引力的異性對我們是沒有多大影響的。真愛可以對抗性欲和渴望。

所以性的吸引力讓我們振奮,但愛情才讓我們長久在一起!

[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

author avatar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草根新視野以評論、財經、文創、科技、生活、旅遊新知為主的全方位新媒體平台,由一群專家學者、菁英達人發表專業、即時、新奇的睿智觀點,開啟民眾的新視野。
donate plan

充電計畫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幫作者充電,好內容值得更多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