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ational

前ASML首席執行官:美中芯片爭端可能持續數十年

Vendor Icon

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

7月. 07, 2024

(德國之聲中文網)溫尼克(Peter Wennink)本周六(7月6日)在接受荷蘭BNR電台采訪時表示:由於地緣政治利益攸關,美國與中國在計算機芯片領域的爭端可能會持續數十年。他指出,這場爭端是意識形態上的,而非基於事實。對於ASML這樣一家在中國擁有30年客戶和員工的公司來說,這非常困難,因為這也意味著承擔一定的責任。“我們是一家需要平衡各方利益的公司……如果意識形態打破這種平衡,我會感到困擾。”溫尼克在擔任ASML首席執行官十年後於今年4月離職。

ASML管理層的難題

ASML是全球領先的先進計算機芯片制造設備供應商。為了遏制中國在技術和軍事方面的崛起,美國限制了現代計算機芯片、生產設備和其他高科技產品面向中國出口。日本和荷蘭也加入了這一行動。美國還試圖阻止ASML為已售給中國客戶的設備提供維護服務。

過去幾年,中國一直是ASML的全球第三大市場,僅次於台灣和韓國。但在2023年第三季度,中國成為其最大的出口市場,佔ASML銷售總量的46%。溫尼克在去年10月對投資者表示,美國的限制措施將影響該公司約15%的對華銷售份額。

溫尼克曾公開反對這些措施,警告稱它們會激勵中國開發新技術,進而對ASML構成競爭威脅。他在接受彭博新聞社采訪時說:“你施加的壓力越大,他們就越可能加倍努力。”

荷蘭政府的擔憂

2024年4月,美國政府再次向荷蘭施壓,要求其限制ASML對中國部分設備的服務。今年3月底,荷蘭首相呂特訪華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表示,“脫鉤斷鏈”沒有出路,割裂產業鏈只會導致分裂和對立,任何勢力都無法阻遏中國科技發展進步。呂特則呼籲中國采取更多行動避免俄羅斯獲得軍民兩用物資,比如ASML的設備以及用這些設備生產的芯片。今年2月,和呂特同行訪問中國的荷蘭外貿與發展合作大臣範萊文(Geoffrey van Leeuwen)曾對荷蘭國會表示,中國在科技領域的“軍民融合”戰略促使荷蘭政府決定限制對華光刻機出口。他認為ASML的光刻機可能被用於制造高端武器和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中的芯片。

過去三年,ASML向中國售出了價值100億歐元的設備,其中許多並不受出口限制。部分產品出售給在中國的外企,比如SK海力士和台積電。

專家表示,迄今為止,中國芯片制造商在面對美國制裁時展現出了驚人的韌性,未來將繼續尋找途徑繞過限制。中國駐華盛頓大使館表示,北京反對美國“過度延伸”國家安全概念,並利用“借口脅迫其他國家加入對中國的技術封鎖”。

中國“自力更生”的努力

這一舉措也是拜登政府游說盟友加入美方打擊中國制造高端芯片的最新努力。2023年9月,中國通訊巨頭華為宣布推出一款采用中芯國際7納米先進芯片的新手機Mate 60 Pro。該芯片由中芯國際利用ASML的DUV光刻機制造,其成本比使用極紫外(EUV)光刻機高出約6倍,顯示出即使在受到美國限制的情況下,中國仍在大力打造國產高端芯片。

荷蘭的光刻機廠商ASML在全球半導體產業鏈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最先進芯片的生產幾乎不可能離開該公司生產的設備。2023年,中國大陸躍升為ASML的第二大市場,佔其總營業額的29%,僅次於台灣。分析人士指出,這是因為中國半導體企業趕在對華出口限制令今年初生效前搶購了ASML生產的深紫外光刻機(DUV)。而目前最為先進的極紫外光刻機(EUV)已在更早前應美國壓力被禁止對華出口。

北京多次指責美國試圖通過限制技術出口來阻礙中國經濟發展,同時也在國內推動芯片等高科技產業鏈的自主化。習近平在今年3月第與荷蘭首相呂特會晤時也強調:“中國人民有正當發展的權利,任何勢力都無法阻遏中國科技發展的步伐。”根據中國外交部的通稿,呂特在會晤中表示,“脫鉤斷鏈”不是荷蘭政府的政策選項,因為任何損害中國發展利益的行動也會傷及自身。

ASML當時也表達了對荷蘭政府未能提供足夠支持的不滿,其首席執行官甚至威脅稱,如果ASML在荷蘭的發展繼續受到限制,公司將考慮離開荷蘭。除了中國業務,該公司還擔心荷蘭政府日益明顯的反移民政策可能會損害ASML吸納外國人才的能力。

© 2024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author avatar
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
德國之聲中文網每天向您公正、及時地報導天下大事,以及全面介紹德國與歐洲的社會生活。
donate plan

充電計畫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幫作者充電,好內容值得更多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