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nd

秀場風華30年,養活台灣演藝圈半邊天藝人!高流「2024真愛秀‧藍寶石大歌廳」重現秀場華麗點滴 ,資深藝人懷舊演出

Vendor Icon

品傳媒

秀場風華30年,養活台灣演藝圈半邊天藝人!高流「2024真愛秀‧藍寶石大歌廳」重現秀場華麗點滴 ,資深藝人懷舊演出

7月. 10, 2024

記者劉育良/高雄報導

秀場在台灣演藝史是一頁奇蹟,更是一路見證台灣經濟起飛的一頁縮影!

豬哥亮(右起)、黃西田、康弘都是活躍於秀場的喜劇明星。(圖/黃西田提供)

從崛起、興盛到台北市「太陽城」最後一家吹熄燈號,前後光景約30年,在這段期間,多少大牌巨星擔綱了壓軸主秀,日進斗金;無數身材姣好的動感女星,活躍了秀場的開場氣氛;因戲、因電影而爆紅的男女主角,成了秀場老闆力邀的對象,只因在那個娛樂管道保守且不多的年代,秀場成了可以直接看到明星的地方,受歡迎明星的吸睛和吸金,即便門票價錢不匪,依然一票難求。

陳美鳳在秀場的舞台效果強,深受歡迎。(圖/高流提供)

台灣秀場起於何時?其實沒有太多可以考證的正確年代,根據今年入行滿60年、全程經歷秀場風華的資深藝人黃西田回憶:「大約在民國57、58年比較有固定的雛形,那時候還不叫『秀場』,而是『歌廳』,那段時間最有名、也具規模的有高雄藍寶石大歌廳、台北的台北歌聽,前者以台語掛演出為主,後者則比較偏向外省掛的歌曲,因地域差別而有了駐唱歌手曲風的差異。」

胡瓜(右二)、黃西田(中)兩位老將帶著新生代藝人一起參與「藍寶石大歌廳」演出。(圖/高流提供)

聽歌,接受觀眾點歌就是歌聽的功能,「記得當時入場價大概是150元台幣上下,進來的人有一杯可以多次回沖的茶水,慢慢的這樣的風氣在各地興起,歌廳數量變多、規模也越來越大,『喜相逢』是那時候最大的一家。而隨著台灣景氣的日好,票價也提高到200到250元台幣之間。」那時候一天開唱三場(午間一場、晚上兩場),到歌聽聽歌成了中上階層的娛樂方式。

時空演變、歌廳慢慢演變成另一種表演型態和空間,成了「餐廳」,也就是在西餐廳內演出,邊吃邊看表演,只是,當時這樣的表演方式並沒有專屬的「營業執照」,而是以「冰果室」之名營業,法規更是規定「舞台上只能有3個人表演」,也就是說如果需要有和聲伴唱、彈奏樂器的人,當舞台上超過3人、多的 人就得隱藏在後台,「如果舞台上超過3人被警察抓到,就得到警察局過一夜!」黃西田笑說:「這樣的體驗經常出現,只能乖乖的去警察局留一晚,也就沒事了。」

洪榮宏唱功一流,當年活躍於秀場演出。(圖/高流提供)

歌廳或餐廳,在那個年代並沒有出現「秀」字,而是在西風東漸後,「SHOW」的同音字「秀」於焉而起,開始有了「餐廳秀」名稱,也因為有了秀,表演內容更加多元,歌、舞、短劇、脫口秀等內容開始加入表演,慢慢形成了一整套的表演方式,日後所謂的「餐廳秀」格局和規模自此開始。

餐廳秀蓬勃發展,極盛期在各大城市遍地開花,全台至少50家大小不等的餐廳秀,如台北的東王、巴瀝史、太陽城,台中的聯美,高雄的藍寶石等,店家各自使出渾身解數,力邀有票房的巨星擔綱主秀,市場的強力需求,讓藝人忙著軋期、穿梭在各秀場,當時盛況、讓藝人在除了電視台錄影之外,「我不是在秀場登台,就是在趕往秀場的路上」。

於是,如羅霈穎、于楓、馬世莉等長腿型美女藝人,他們用熱歌熱舞開啟一場秀的前半,他們未必有個人專輯發行,唱著當下受歡迎的歌曲、忘我的扭動身體,用嬌柔、嗲聲語氣問好,即已獲得滿堂彩,當時一位活躍藝人說:「三首歌走天下,唱好是常態、唱不好當笑果,前面露一點、裙子高叉一點、屁股扭一下,就等領錢了。」寫實了開場型女星的舞台效果。

華麗服裝和藝人擺出歡迎的招牌動作,是秀場常見的畫面。(圖/高流提供)

動感女星只是秀場開胃菜,全場賣的還是「主秀」,那是得扛起票房的巨星,因為一檔秀能否賣座?全靠主秀的魅力。在沒有大片(電影)或是火紅戲劇節目男女主角的前提下,高知名度藝人就是主秀的主力,崔苔菁幾乎穩坐女星第一把交椅,因為她知名度夠高(她主持綜藝節目)、她的服裝永遠推陳出新、能唱能舞、以及漂亮臉蛋和身形,她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她肯為主秀內容的投資,深得口碑。

男明星如高凌風、劉文正、豬哥亮等,各以不同賣點贏得老闆青睞。高凌風的話題不斷,從影劇版上到社會版,永遠是焦點;劉文正以俊挺、高大的白馬王子形象上場,貴氣十足,活脫就是現在術語「高富帥」代表;豬哥亮以草根文化擅長,吸引一群固定的觀眾,在當時電視節目需要送審把關的年代,他在秀場大放厥詞的開放,加上肢體動作,逗樂台下觀眾。

當然,一部片或一部戲紅了,男女主角就是秀場商機。當電視劇「星星知我心」收視賺人熱淚時,劇中的苦命媽媽吳靜嫻、以及小童星小彬彬,自然成為吸睛的主角;「女王蜂」陸一嬋靠寫時片爆紅,影后陸小芬靠電影而紅,「雙陸」當時也是主秀搶手人物。而如瓊瑤電影下的「二秦二林」中的林青霞、演唱多部片主題曲的鳳飛飛、愛國藝人鄧麗君,也是主秀的熱門主角,表現出不同於在大小銀幕上的另一種演藝風格。

餐廳秀滿足了不同地域、年齡的觀眾,更是「養活台灣演藝圈半邊天的藝人群」。圈內人盛傳「忠孝東路開了幾段,費玉清也就買房買到幾段」,雖然這只是一句玩笑,但也就是說明秀場帶給藝人的豐厚收入;創下最高價碼行情的高凌風,也是秀場文化的受益者。而藝人在賺得盆滿缽滿之際,其實也是付出體力和時間所換得的代價,「當時一天至少有三場演出,遇上假日還會追家一場,每天都在趕場跑場,一套衣服南北跑,就連除夕夜,有時候還都在秀場排練,或是在家簡單吃一下,就南下去排秀了。一年365天永遠都不夠。」黃西田回憶當年情景,那正是秀場文化最鼎盛的黃金歲月。

如今,秀場早已收攤,「餐廳秀、歌廳秀」名稱對年輕世代來說,更是新鮮且陌生的名詞;而對年長的觀眾來說,他們未必到過秀場看表演,然而,透過媒體的報導,這名詞並不陌生、只是久違。秀場能否再度回來?

由高雄流行音樂中心主辦的「2024真愛秀‧藍寶石大歌廳」,8月3日、4日即將在高流舉行,今年已是第三年主辦,希望藉由在「藍寶石」的高雄,重燃秀場昔日風華。前兩年,找來曾在秀場演出的資深藝人群擔綱,爆滿觀眾拉回當年的秀場點滴,今年再度重出,由胡瓜主持、帶著新世代主持群,和黃西田、余天、洪榮宏等秀場老將同台,盛況可期。

秀場文化透過這兩場演出,或多或少拉回一點復古情懷,但,如何面對年長官觀眾的記憶、年輕族群的喜歡?在新舊交融的兩大觀眾群中如何取其平衡?黃西田中肯而言:「秀的精神、潮的表現。」也就是要能在保有秀場的特色中,加入年輕人喜歡的歌舞或是服裝,「全面的復古,沒有經歷那個時代的新族群,沒有太大的共鳴感,甚至無法理解箇中原因;唯有增加一些新的火花,才能讓人在輕鬆氣氛中去了解什麼是秀場,以及過去曾經有過的秀場繁華盛世」。

秀場是時代產物,在保守且衛道的世代,滿足了娛樂感、豐盈了藝人的荷包,只是,時代變遷、當年的秀場的舞台拆了、藝人凋零了、已無法再完全重現,高流的「復刻」再現,讓走過那個歲月的資深藝人重溫感覺,用他們的歌舞和談話,告訴大家秀場的精神還在。

余天和李亞萍夫妻檔是秀場熟面孔。(圖/高流提供)
author avatar
品傳媒
品傳媒是由一群專業資深媒體工作者所組成,歡迎各界若有新聞需求,可以和我們聯繫。
donate plan

充電計畫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幫作者充電,好內容值得更多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