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inion

與李登輝的一次對話「你為何要搞台灣獨立?」/徐靜波

Vendor Icon

台灣好報

5月. 24, 2023

徐靜波(亞洲通訊社社長)

李登輝先生走了,97歲,高壽。

很難用一句話,來評價李登輝先生的一生,因為他的人生太複雜,就看我們站在哪一個角度看他。我們曾期望他能夠繼承蔣家的傳統,維護中國統一大業。但是,他沒有,反而讓台灣離大陸越來越遠。他拿台灣做了政治民主的試驗,台灣有人說成功,也有人說不成功。
當李登輝先生去世的消息傳出,僅僅20分鐘後,就上了NHK電視台的速報。

日本人把他當作自己人,因為他出生在日據時代的台灣,讀的是京都大學,還當過日本兵,有過日本人的姓名。晚年時,一直把日本當作自己心靈的故鄉。

2007年6月,李登輝參拜了靖國神社,稱是祭悼戰死在馬尼拉的哥哥。

我與李登輝先生見過一面,向他提了一個問題:「你為何要搞台灣獨立?」那是2015年7月的事。

那一年,他92歲。因為多次動了心臟手術,所以,那一次的訪問,日本有許多人認為是他的最後一次訪日,因此為他安排了許多重量級活動。

7月22日,他第一次走進國會議員會館發表講演,國會議員竟然到了300多個,可以說,沒有一個海外人士有過如此盛況。

為李登輝先生此次訪日親自張羅的,有兩個人:一個是前外務副大臣岸信夫,另一個是文部大臣下村博文。而岸信夫是安倍首相的親弟弟,為了李登輝的此次日本之行,他還專程去台灣與李登輝見面。雖然李登輝本人不願意承認,但是,有不少媒體懷疑,安倍首相有可能去酒店和李登輝敘過舊。

我與李登輝的見面是在第二天。
23日,他在東京出席一場午餐會,地點是在日本外國記者協會。

記者協會給了我安排了一個靠近李登輝先生的座位,因此能夠聽到李登輝喝茶動刀叉的聲音。92歲的人,總體還挺精神。看得出,日本政府給予他的待遇實在很高,屬於標準的元首級安保,會場的四周,包括講台兩側,至少有8名保鏢。

李登輝先生在餐之後,就拿出了預先準備的稿子。我心裡嘀咕:他是說中文,還是說日語?如果說日語的話,水平如何?還沒有等我想完,李登輝就先念上了——一口挺標準的日語,跟日本人說的沒啥太大區別。

在致辭中,李登輝講述了自己擔任台灣總統期間,如何推行民主制度、如何改革台灣人意識,如果強化台灣精神的經歷,最後舉起一張字條,上書:「脫古改新」,表示台灣作為一個與日本一樣的民主國家,要從中華圈的文化意識中突圍出來,強化國家主體性,尋求「台灣民族」的自立自強。

我是第一次聽到「台灣民族」這一個詞。
李登輝講完後,輪到記者提問。第一個獲准提問的是路透社記者,他用的是英語。第二個獲准提問的,是我。

我想,李登輝先生無論如何也算擔任過 「中華民國」的總統,因此用中文向他提問,更為合適些。所以,我站在話筒前開口第一句便是:「李先生,請允許我用中文向你提問。」

李登輝倒是沒有反對,邊上的工作人員卻站起來說:「只能用日語或英語提問」。也行,我又用日語重復了我的問題。

我的問題內容如下:「李先生,我半個月前去了一趟台灣,採訪了你的老部下邱進益先生,他在你的手下擔任過總統府副秘書長,更是海基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他告訴我,當年你指示舉行汪辜會談,制訂《國統綱領》,是真心的想推進台灣與中國大陸的統一。但是我很納悶,此後你卻鼓勵台灣獨立,是什麼原因導致你最終走向台獨?當年兩岸達成的‘九二共識’,現在是否還有價值還有效?」

在台北,我拜會了邱進益先生,邱先生是「九二共識」的操盤人。

李登輝先生一聽我的提問,來了精神。他喝了一口水,這樣回答道:我必須強調的是,根據當時的台灣的政情,必須結束與大陸的內戰狀態,結束國民黨中那一些還在鼓吹「反攻大陸」的一群人的幻想,放棄「動員戡亂時期」和「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給台灣一個喘息的機會,因此就必須給中國發出和平信號。於是我同意與中國進行接觸,進行談判。同時制定了《國統綱領》。當時我提出了一個與中國統一的條件,那就是中國必須實現自由、民主、均富的社會,以此作為台灣與中國統一的最基本的條件。
說到這裡,李登輝話語一轉,提高聲音說:「其實我心裡十分清楚,中國社會不可能實現自由、民主、均富的社會,因此兩邊要實現統一是不可能的。但是我提出與中國和談,制訂《國統綱領》,目的不是為了與中國統一,而是為了安撫國民黨內的保守勢力。」

就「九二共識」問題,李登輝指出:「所謂‘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並不代表我們的真實立場,而只是為了滿足中國的願望,盡快結束台灣與中國的內戰狀態。」

李登輝還說,我擔任總統後,實行了教育改革、文化改革,修改了憲法,取消了「台灣省」,就是要解決台灣人的精神信仰問題,解決中華民國名不符實的問題,實現「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理念,樹立台灣的主體性,培育台灣民族的意識。

他說,我在接受德國記者採訪時就說過,台灣和中國的關係,是特殊的兩國關係。他說:「台灣就是台灣,中國就是中國,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

最後他又強調了一遍:「我提出與中國和談,制訂《國統綱領》,不是為了尋求與中國統一,而是為了安撫國民黨內的保守勢力。」我聽完他的話,腦子里閃出這麼一句話:在兩岸統一問題上,他蒙了大陸政府。

李登輝的這一些話,我錄在手機上,我想這是一段歷史性的對話。當然手機上還錄下了李登輝另外幾句話:「釣魚島是日本的領土」、「沒有日本的統治就沒有台灣的近代化,台灣感謝日本。」。

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這一歷史潮流不可逆轉,無論兩岸的政體如何變化,走向民族與國家的統一,是絕大多數中國人的心願。我想,如果連這一種心願都沒有的話,就很難說他是中國人。

李登輝離開會場時,留給我一份禮物,是一枚竹片書簽,上面寫著:「我是不是我的我」。

今天拿出這一枚書簽,重新讀上面的這一行字,想了想,他這一生,估計到死,都沒搞清自己到底是誰?

悲哀!

(圖:本報資料照)

與李登輝的一次對話「你為何要搞台灣獨立?」/徐靜波〉這篇文章最早發佈於《台灣好報》。

author avatar
台灣好報
『好報』報系:《#台灣好報》《#兩岸好報》 ◎看好報 • 有好報◎ ◎新媒體5.0 • 最優質報◎ 『好報粉絲團』FB搜尋《台灣好報》 『好報視頻』YouTube搜尋《台灣好報》 YAHOO!、PChome、LIFE、YamNews、Match、Google News、OwlNews新聞也看得到喔!
donate plan

充電計畫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幫作者充電,好內容值得更多人支持